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齊歡 > 第四百七十章 有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mynkv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皇帝聲音威嚴,大殿中的宮人和內侍全都跪下來。

    徐清歡道:“臣女并非為皇后娘娘查案,臣女只是要找出真相。”

    皇帝冷冷一笑,睥睨地看了一眼跪在腳下的女子,就是她讓宋成暄一心結親,甚至不惜觸怒他,這女子仿佛是有些特別之處……

    “抬起頭來。”皇帝欲要看得更清楚些。

    少女慢慢地抬起了頭。

    皇帝細看過去,徐清歡面容姣好,卻也不是什么沉魚落雁之姿,要說出眾之處,那就是一雙眼睛很明亮。

    這徐氏有些手段,不過女人他見過太多了,也有太多人在他面前耍心機,不管是什么樣的女人,不過只是讓他覺得一時新鮮而已。

    徐清歡記得前世于皇后薨逝之后,皇帝更加肆無忌憚搜羅美人,這位夫人,那位美人,一時得寵,很快又被冷落,雖然有位張貴妃一直盛寵不衰,不過那也是因為利益罷了,所以于皇帝來說,女子不過是玩物,并不需要在意,所以她也不會擔心皇帝的審視。

    果然,皇帝道:“依朕看,你就是想要借著皇后搬弄是非,在此之前你還去了國丈府,發生在國丈府的事也與你有關。

    還有嘉善長公主府,再往前是華陽長公主、順陽郡王府,不說別人家,皇室宗親就牽連進去多少,朕聽說外面都在傳言,徐大小姐去哪里,哪里就會有災禍。”

    “臣女惶恐,”徐清歡再次下拜,“臣女不敢受此夸贊。”

    看到匍匐在地的徐氏,皇帝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回答,夸贊?她竟然認為這是夸贊。

    皇帝恨不得立即命人上前懲罰徐氏,他聲音深沉,仿若天邊雷音:“朕為何要夸贊你?”

    “并非臣女走到哪里哪里就會有案情,”徐清歡從容地道,“而是那里有關于案子的線索被臣女覺察到,正因為如此,臣女才能將案子查明,才能還苦主公道,所以皇上所說的那些,正是在夸贊臣女擅長辦案。”

    徐清歡說完起身看向皇帝:“臣女在嘉善長公主府發現了蹊蹺,果然長公主被人要挾,要挾長公主的人并非臣女安排,相反的臣女這樣一路查下去,只是為了抓那些人正法,若臣女沒有事先發現線索,就不能順利救下長公主的孫兒,如今線索指向皇后娘娘,事關重大,臣女不能因此罷手,所以就去登門拜訪于夫人。”

    皇帝看了一眼皇后,此時此刻于皇后仿佛比方才更有氣力了般,端坐在那里,一眨不眨地看著徐清歡,他已經許久沒有見過于皇后這般模樣,竟然有些恍然,仿佛想起了在御花園中那臻首娥眉,巧笑倩兮的女子。

    那時候的于皇后是如此的美麗,如此的動人,讓他的目光忍不住落在她身上。那時候他想,若是得這樣的女子相伴,便不會覺得寂寞,他終于如愿以償,卻發現他期望的東西并沒有那么的美好,一切不過都是假象。

    皇帝回過神,再次看向徐清歡:“你與于夫人都說了些什么?”

    徐清歡道:“臣女懷疑皇后娘娘之所以纏綿病榻是被人所害,為的就是束縛住皇后娘娘,讓皇后娘娘被皇上厭棄,無法執掌六宮。”

    聽到徐清歡這話,于皇后的手不禁微微顫抖,她想要張開嘴說些什么,卻聽到皇帝怒喝:“將這徐氏拖下去掌嘴二十,攆出宮門,著令安義侯府管教,不準再踏出安義侯府一步。”

    皇帝一聲令下,立即有宮人走上前去,就要拉扯徐清歡。

    “皇上不如先殺了臣妾吧。”就在這時,皇后娘娘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不同于往日的虛弱,帶著幾分皇后應有的尊嚴和威儀,“皇上,您殺了臣妾吧,免得讓臣妾這樣生不如死,臣妾雖然含冤九泉,依舊會感念皇上的恩德,感激皇上的垂青。”

    皇帝望著于皇后,眼睛中滿是失望的神情:“你以為朕會一直縱容你嗎?”

    于皇后目視前方,臉上沒有半點的懼意:“皇上是一國之君,心中只有政務,臣妾算不得什么,不過有句話臣妾早就想說。

    臣妾前些年心中一直都有怨憤,可這兩年……臣妾不恨了,因為皇上與臣妾一樣的可憐,皇上看到臣妾今日,應該兔死狐悲。”

    說到這里于皇后恍然一笑:“皇上,臣妾說出這樣的話,您可以廢棄臣妾了,臣妾離開坤寧宮,很快就會有賢后入主,幫著皇上打理后宮。”

    于皇后說完站起身來,女官想要上前攙扶,卻被于皇后拒絕,于皇后向皇帝走去,她身上的寶石和玉佩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從軟塌到皇帝落座的地方,不過幾步的距離,她卻像是走了許久,就像用盡了一生,終于她到了皇帝面前慢慢跪下:“皇上,臣妾與您告別了。”

    “荒唐,”皇帝看著于皇后鄭重地跪拜,突然站起身來,“你可知自己在做些什么。”

    于皇后直起身來,再也不肯多說什么,只是倔強地跪著,這么多年了,她見過坤寧宮的繁華,她坐在那里,看著宮人和內侍行禮,還有皇上歡喜的目光,她本不愿入宮,可一切既成事實,她也想過會竭力做到她能做的,可一切還沒來得及去實現,就已經被關在坤寧宮大門之后。

    對她來說,根本沒有機會開始,可現在她愿意以自己的方式結束。

    “你相信她?”皇帝冷冷地道。

    “相信,”于皇后微微一笑,“這么多年,也唯有她相信臣妾并非裝病威脅皇上。”

    皇帝道:“若是查不出蹊蹺。”

    于皇后沒有遲疑:“臣妾不會讓皇上為難。”真的這樣,她不過就是一死而已。

    皇帝看向馮順:“吩咐下去,后宮諸事都聽命于皇后,真的發現可疑之人,就要一查到底,不論他是誰。”

    馮順低聲道:“皇上,那慈寧宮……”

    皇帝道:“慈寧宮為太后和太妃的住處,自然也非同小可,真有人心懷二心,也會威脅到太后和太妃的安危,既然要查就查個清清楚楚。”

    馮順領命。

    皇帝快步從坤寧宮離開,坐上了肩輿,去往御書房議事,緊接著后宮的宮門全都關閉。

    馮順帶著中官和內侍站在坤寧宮內,聽從于皇后吩咐。

    徐清歡上前攙扶于皇后,于皇后瘦弱的身子仿佛一碰就會倒下,不過她卻咬牙支撐:“徐大小姐,應該讓人找些什么,你來說吧!”

    ……

    慈寧宮內。

    太后今日有些不太舒坦,正躺在軟塌上休息。

    “娘娘,”女官上前道,“慈寧宮來了許多護衛把手,有內侍前來清點人數,宮中恐怕有變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