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我的絕美老婆 > 第3748章 涌動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mynkv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一開始,他是想要通過偽裝,努力第3778章涌動

    一開始,他是想要通過偽裝,努力去打消源十一等人的警惕心,徹底的混入和融入隊伍中的,但源十一這人實在是太機警,目的也太明確,他能做的就只有和其他人打好關系了。

    問題在于,這些都沒什么用。

    他一直是在做無用功,到了后來,心情就有些煩躁了,再加上源十一一直盯著他,讓他渾身上下哪哪都不舒服。在遇到筑夢蟻后,他就不斷的在露餡了,所以此時源十一的這個提議,正中他的心思,再加上,他們的休戰還是為了喚醒源紫鳶等人,這就更沒有問題了。

    “當然。”李塵說道,說完這話就移開了目光,半蹲下身子,面露愁色的看向源紫鳶等人,他是半點不想浪費時間的,直接就問道,“關于筑夢蟻,你還知道什么嗎?有能和他們現在情況對上的資料嗎?”

    這剛一休戰,就開始發號施令了?

    源十一心中煩躁至極,他一向是屬于發號施令的那派人,這冷不丁的,有人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實在是不適應,說實話來,更是沒法適應,也不想要適應!

    他努力控制情緒,選擇直接回答李塵的問題,“筑夢蟻是生活在太古時代的妖獸,就算它們繁衍能力極強,現在的時代里也變得非常少見,我之前說的那些,是過去的書籍上記載下來的,這種書籍謄抄過好幾份,到了我們源界手里的時候,本身就零碎破爛了,能讓我看到,還說出些名堂來,本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了。”

    “說這么多,不就倆字嗎?”李塵一扭頭,淡然地道,“不能。”

    “……”

    源十一氣急,暗紅的眼睛中像是要冒出火焰來。

    縱使他是個極度冷靜的人,可再冷靜,也耐不住有人在一旁挑釁。就李塵這態度,他要是還不生氣,還算是個男人嗎?連陰搓搓使暗招的太監都不如了!

    李塵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明白這回是麻煩了。他對筑夢蟻的了解近乎為零,唯一知道的那點,還是源十一告訴他的,可現在就連源十一也一無所知了,這休戰休的還真沒用,光浪費時間了!

    他覺得事情難辦了,可再難辦,也不能將人就仍在這里,不管不顧了。要是倒在地上的人,只有源十一的那些精英同伴們,他是不會在意他們的生生死死的,可偏偏源紫鳶也在里面,這就讓他傷了無數的腦細胞,想要找出辦法來。

    “你們手里不是有這地方的地圖嗎?以前肯定是有源界的修士來過,并畫下地圖的,關于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狀況,你當真什么都不知道?”

    他轉回了頭,身體往右邊挪了挪,眼神看向另一個正在熟睡的修士。他翻了翻這修士身上的衣服,仔細查看了情況,還隨手打了幾下,可這人睡得跟頭死豬似得,半點反映也沒有。

    他現在有些后悔了,為什么是一個人過來探路,而沒有將素白他們全部帶上。

    筑夢蟻是一種有特殊天賦的妖獸,它的這種特殊天賦,叫做幻夢,是一種幻術類的能力。

    李塵對幻術多少有些了解,但還沒到了若指掌的地步。所以,就算他能夠免疫幻夢,直接將筑夢蟻后獵殺掉,卻沒有辦法解開,依舊讓源紫鳶等人沉入夢鄉的幻夢。

    如果此時,素白在他的身邊的話,或許還能說一說源紫鳶等人現在的情況,沒準還能提出一兩個,讓他們清醒過來的辦法。

    只可惜素白現在不在。

    而他們所在的位置,離進入戰場的那扇大門又太過遙遠,這一去一回間,源紫鳶等人估計已經睡死了!

    李塵的心中敲響了警鐘,他和源十一沒有多少時間了,必須要盡快將源紫鳶他們喚醒,時間不斷的在流逝,繼續這么下去,他們是肯定會出事的!

    他心中擔憂至極,面上卻沒有顯露半分,只是在心中思索著,努力尋找著辦法。

    他對幻術的了解,遠遠到不了精通的層次,看著依舊昏睡的源紫鳶等人,心中涌現出無數個不成熟的方法,隨手從那群不認識的源界修士里抓出來一個,就滿心不確定的嘗試一二。

    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時候,就算他想出來的方法再不成熟,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先試一試再說吧。

    沒準就歪打正著,有那么一個方法真的有用呢?

    幸運的是,這個小隊的人很多,夠他一個個試用方法的。

    源十一幾乎是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塵那快如閃電般的動作,連阻攔的話語都沒來的及說出口,他的一個師弟就變得不成人樣了。臉色發黑,連鼻青臉腫的皮肉癥狀都看不清楚了,嘴唇上染著下,牙還不小心掉了一個,身上氤氳著一股黑氣,整個人像是具在太陽底下,暴曬了足足三天的死尸一樣,渾身散發著難言的惡臭。

    他也是驚了,怎么就這么會功夫,他的一個師弟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陳利,你確定你是在救人嗎?”源十一看著一個又一個慘遭毒手的師弟,就算是鐵石心腸,他都忍不住對師弟們產生了憐憫之情,忍不住出聲問道。

    李塵本來不想理會源十一的,現在時間緊迫,哪里還有閑心恢復源十一的問題?可他眼神一瞥,正好看到了慘遭自己毒手的那幾位受害人,那一副副驚人的慘狀,不由有些心虛,畢竟他也沒經過源十一的允許,就把源十一的師弟們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確定,”他簡略的回答道,“還是說,你有更好的辦法?”

    源十一被這話給噎住了,因為他的確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了,就連剛才李塵問出的問題,他都沒能力回答,頓時就閉上了嘴,就算心中再同情師弟們,也是一個字都沒有說。

    李塵越試驗,越覺得這些人身上癥狀奇怪。

    他站了起來,圍繞著這幾具身體,來回的踱步,臉上的神情由凝重轉變為疑惑,他實在是納悶極了,這些人身上的癥狀,怎么這么詭異啊!

    去打消源十一等人的警惕心,徹底的混入和融入隊伍中的,但源十一這人實在是太機警,目的也太明確,他能做的就只有和其他人打好關系了。

    問題在于,這些都沒什么用。

    他一直是在做無用功,到了后來,心情就有些煩躁了,再加上源十一一直盯著他,讓他渾身上下哪哪都不舒服。在遇到筑夢蟻后,他就不斷的在露餡了,所以此時源十一的這個提議,正中他的心思,再加上,他們的休戰還是為了喚醒源紫鳶等人,這就更沒有問題了。

    “當然。”李塵說道,說完這話就移開了目光,半蹲下身子,面露愁色的看向源紫鳶等人,他是半點不想浪費時間的,直接就問道,“關于筑夢蟻,你還知道什么嗎?有能和他們現在情況對上的資料嗎?”

    這剛一休戰,就開始發號施令了?

    源十一心中煩躁至極,他一向是屬于發號施令的那派人,這冷不丁的,有人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實在是不適應,說實話來,更是沒法適應,也不想要適應!

    他努力控制情緒,選擇直接回答李塵的問題,“筑夢蟻是生活在太古時代的妖獸,就算它們繁衍能力極強,現在的時代里也變得非常少見,我之前說的那些,是過去的書籍上記載下來的,這種書籍謄抄過好幾份,到了我們源界手里的時候,本身就零碎破爛了,能讓我看到,還說出些名堂來,本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了。”

    “說這么多,不就倆字嗎?”李塵一扭頭,淡然地道,“不能。”

    “……”

    源十一氣急,暗紅的眼睛中像是要冒出火焰來。

    縱使他是個極度冷靜的人,可再冷靜,也耐不住有人在一旁挑釁。就李塵這態度,他要是還不生氣,還算是個男人嗎?連陰搓搓使暗招的太監都不如了!

    李塵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明白這回是麻煩了。他對筑夢蟻的了解近乎為零,唯一知道的那點,還是源十一告訴他的,可現在就連源十一也一無所知了,這休戰休的還真沒用,光浪費時間了!

    他覺得事情難辦了,可再難辦,也不能將人就仍在這里,不管不顧了。要是倒在地上的人,只有源十一的那些精英同伴們,他是不會在意他們的生生死死的,可偏偏源紫鳶也在里面,這就讓他傷了無數的腦細胞,想要找出辦法來。

    “你們手里不是有這地方的地圖嗎?以前肯定是有源界的修士來過,并畫下地圖的,關于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狀況,你當真什么都不知道?”

    他轉回了頭,身體往右邊挪了挪,眼神看向另一個正在熟睡的修士。他翻了翻這修士身上的衣服,仔細查看了情況,還隨手打了幾下,可這人睡得跟頭死豬似得,半點反映也沒有。

    他現在有些后悔了,為什么是一個人過來探路,而沒有將素白他們全部帶上。

    筑夢蟻是一種有特殊天賦的妖獸,它的這種特殊天賦,叫做幻夢,是一種幻術類的能力。

    李塵對幻術多少有些了解,但還沒到了若指掌的地步。所以,就算他能夠免疫幻夢,直接將筑夢蟻后獵殺掉,卻沒有辦法解開,依舊讓源紫鳶等人沉入夢鄉的幻夢。

    如果此時,素白在他的身邊的話,或許還能說一說源紫鳶等人現在的情況,沒準還能提出一兩個,讓他們清醒過來的辦法。

    只可惜素白現在不在。

    而他們所在的位置,離進入戰場的那扇大門又太過遙遠,這一去一回間,源紫鳶等人估計已經睡死了!

    李塵的心中敲響了警鐘,他和源十一沒有多少時間了,必須要盡快將源紫鳶他們喚醒,時間不斷的在流逝,繼續這么下去,他們是肯定會出事的!

    他心中擔憂至極,面上卻沒有顯露半分,只是在心中思索著,努力尋找著辦法。

    他對幻術的了解,遠遠到不了精通的層次,看著依舊昏睡的源紫鳶等人,心中涌現出無數個不成熟的方法,隨手從那群不認識的源界修士里抓出來一個,就滿心不確定的嘗試一二。

    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時候,就算他想出來的方法再不成熟,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先試一試再說吧。

    沒準就歪打正著,有那么一個方法真的有用呢?

    幸運的是,這個小隊的人很多,夠他一個個試用方法的。

    源十一幾乎是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塵那快如閃電般的動作,連阻攔的話語都沒來的及說出口,他的一個師弟就變得不成人樣了。臉色發黑,連鼻青臉腫的皮肉癥狀都看不清楚了,嘴唇上染著下,牙還不小心掉了一個,身上氤氳著一股黑氣,整個人像是具在太陽底下,暴曬了足足三天的死尸一樣,渾身散發著難言的惡臭。

    他也是驚了,怎么就這么會功夫,他的一個師弟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陳利,你確定你是在救人嗎?”源十一看著一個又一個慘遭毒手的師弟,就算是鐵石心腸,他都忍不住對師弟們產生了憐憫之情,忍不住出聲問道。

    李塵本來不想理會源十一的,現在時間緊迫,哪里還有閑心恢復源十一的問題?可他眼神一瞥,正好看到了慘遭自己毒手的那幾位受害人,那一副副驚人的慘狀,不由有些心虛,畢竟他也沒經過源十一的允許,就把源十一的師弟們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確定,”他簡略的回答道,“還是說,你有更好的辦法?”

    源十一被這話給噎住了,因為他的確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了,就連剛才李塵問出的問題,他都沒能力回答,頓時就閉上了嘴,就算心中再同情師弟們,也是一個字都沒有說。

    李塵越試驗,越覺得這些人身上癥狀奇怪。

    他站了起來,圍繞著這幾具身體,來回的踱步,臉上的神情由凝重轉變為疑惑,他實在是納悶極了,這些人身上的癥狀,怎么這么詭異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