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變身之女俠時代 > 第七百零一章絕對邪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mynkv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大家都沒想到石青珊真的撬開了舒羅剎的嘴,還真是意外,因為石青珊的念心不是不起作用么?怎么說幾句好話就讓舒羅剎開口了?

    或者說并不是石青珊讓她開口,而是她想要開口了。

    不管如何,開口就好,她總比黃莽那個莽漢知道的要多。

    因為涉及魔僧神秀,所以羅漢寺的和尚也到場了,他們也想知道這些惡棍到底想要干什么。

    舒羅剎知道復活神秀是月窟黨目前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情,甚至可能關乎九脈。至于為什么要復活,原因也不復雜,只因為魔僧神秀夠強,而且他是真正理解正義和邪惡之后而選擇邪惡的人,在不少月窟黨羽眼中神秀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去偽存真’的存在,光是這點就足以讓他們傾盡心血復活。

    “那么你們要如何復活神秀?”羅漢寺的和尚表示神秀的尸體早就火化了,就算有神水和仙樹葉又有什么用?

    “火化?不,這不過是騙人的,雖然我不知道尸體的具體位置,但月窟黨已經得到了情報,所以哪怕我們這一組失敗了,還有其他小組會完成任務,魔僧一定會復活。”舒羅剎的演技確實一流,哪怕現在她依舊演繹了一個自信滿滿的壞蛋,對邪惡堅定不移,對月窟黨也是忠貞不二。

    不過她交代的事情也不多,或許和尚們還得回去問問羅漢寺方丈才能知道更多的事情,顯然不僅僅是壞蛋在隱藏秘密,正義之士也一樣有著不愿意被人發現的隱私。

    可惜這些秘密反而成為了敵人最大的籌碼,成為了這場戰爭的漩渦中心。石青珊雖然不知道以前的正邪之戰是怎么展開的,但她知道這一次的正邪之戰絕對是二五仔之間的較量。

    舒羅剎交代的內容雖然比黃莽要詳細一點,但也并沒有多出什么內容,羅漢寺的和尚表示要回去好好準備:“之后花師弟會趕來提供幫助,小僧幾人就先回去了。”楞伽宗的武僧也沒事干,他們既然已經錯過了大戰,就沒有必要繼續留下,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俗家弟子就可以了。

    “多謝幾位師傅不遠萬里趕來協助。”雖然和尚們并沒有幫上忙,但副掌門依舊非常感謝。

    等到客人都離開,眾弟子不得不收拾殘局。

    死傷弟子的尸體掩埋的掩埋,送回家的送回家。戰場打掃下來,大量的廢墟殘骸堆棄在一起,清理之后還要重建,一系列的工作將會耗費相當長的時間。

    其實玉映門的運氣已經不錯了,畢竟比起全滅的大鐵獄來說,至少他們勝利地保住了山門,總算沒有讓惡徒得逞。

    不過風暴已經開啟,大幕已經拉開,接下來大戰還會繼續。

    不少弟子選擇了離開,副掌門也沒有挽留,想走的一概同意,還有遣散費拿。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舍生忘我的意志。

    “冷清了不少。”姚湘看著遠處正準備下山的一群外門弟子,言有所感。其實她本來也可以回家,不過她不愿意離開丈夫為之奮斗的地方。

    不遠處是送別的場景,不過這次送別卻有些不同。因為留下來的弟子覺得離開的人是膽小鬼,離開的弟子也很愧疚,不過膽怯還是戰勝了愧疚。

    人走了不少,但還有人留了下來,主要是內門弟子,他們得團結在師父的身邊繼續戰斗。

    “膽小鬼。”燕浩就看不上這些選擇棄師門而去的弟子,作為一個修煉者如果連和強敵作戰的勇氣都沒有,這輩子注定就沒有變強的可能:“連徐小寶都不如!”

    人家徐小寶出生商賈,最重利益,可人家至少在師門危難的時刻挺身而出,去而復返,燕浩倒是很欣賞他。

    另一邊崔穎其實也已經心生退意了,她希望表哥跟她一起回家,他們才拜師就遇到了這種事情,就算離開也會被接受的,畢竟他們只是新人。

    但潘奧顯然不愿意離開,因為他不想做膽小鬼,到時候連徐小寶都不如,再說了他還要打敗燕浩呢。不過現在徐小寶都變得這么強了,潘奧反而是最弱的一個,巨大的心理落差讓他更加不能接受徐小寶,他恨不能把徐小寶的一切都奪過來。

    崔穎看表哥不走,也只能無奈地留下來,但她無時無刻不在希望表哥能聽她的,正邪大戰不是他們這種凡人可以參加的,她不想做炮灰。

    可潘奧想要成名,想要受到萬人矚目,想要成為名揚天下的大英雄,還有什么比正邪之戰更容易讓他出人頭地的呢?然而看著同輩,要么因為身份從小就受到了極好的指導,要么是走狗屎運撿到了奇遇,他自己這個潘少爺反而成為了最不顯眼的一個,現實和夢想可謂是背道而馳,他那渴求上進的心靈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

    送走了一批批下山弟子,玉映門確實冷清了不少。但弟子的訓練依舊嚴格,越是臨戰越是不能懈怠,弟子們每天都安排得滿滿當當,訓練、巡邏、學習、工作一項都不能落下。

    這種情況下,石青珊卻很清閑,她就有時間和舒羅剎玩接頭游戲,從她嘴里了解更多情報。

    同時舒羅剎也想從石青珊那知道青衣樓什么時候才能幫她逃走,她臥底好幾年了,月窟黨真心太危險了,她看到的人命案子就有七八十個:“在月窟黨內,是人間仙滿地走,九重天不如狗。我的修為不過九重天,每天都要提心吊膽,想方設法地巴結人間仙,就怕他們心情不好殺人泄憤,我已經快到極限了。”

    連專業的細作也受不了月窟黨內的詭譎氣氛,這就是邪魔外道和名門正派的最大區別。

    很多人都覺得邪魔外道才是真性情的人,敢作敢當,比藏污納垢的名門正派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邪魔外道是真我釋放,名門正派是虛偽狡詐。

    可是在石青珊這個妖女看來邪魔外道所謂的真性情全然是建立在踐踏公共價值觀的基礎上的,他們是反禮儀道德的。

    同樣是殺人,正道人士如果殺錯了人會掩蓋會心虛,因為他們接受公共價值觀的約束,他們敬畏眾人的眼光。但邪道不僅不會心虛,甚至會宣揚出來,會因為自己踐踏了公共價值觀而沾沾自喜。

    舒羅剎雖然不是好人,青衣樓也不是善茬,但至少青衣樓也有規矩,舒羅剎也不反對禮義廉恥。所以她在月窟黨的所見所聞對她的影響非常巨大,她好幾次都差點就屈服于純粹邪惡,因為毫無底線的惡念真的太可怕了,連這位專業細作都會感覺害怕。

    月窟黨羽是一群絕對的壞人,他們的所作所為全憑喜好,高興就殺人不高興也殺人,仿佛自己的命是命,別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可以出賣,所有的一切都有價碼,哪怕是愛人、孩子、父母、甚至有些人連自己都賣。

    舒羅剎和月窟黨羽一比,瞬間就成了純潔的白蓮花,她做的那些壞事在月窟黨羽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