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龍抬頭最新章節 > 1764 張龍,真的是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mynkv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要抓魏子賢的話,我可一點愧疚都沒,之前在東洋的時候,他給我造成了多少麻煩啊,真是殺了他的心都有了。如果他不是魏老的孫子,活著走出東洋都是問題。

    但這個魏子賢,是不是真正的魏子賢,我心里也有點犯嘀咕。

    畢竟據我所知,魏子賢有好多替身,分布在世界各個地區,就連我都做過魏子賢的替身。要是抓了魏子賢后,魏老一點都不在乎,那可就尷尬了。

    但是,看他每次回家的囂張勁,問題應該不大,他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任何一個替身都模仿不來。

    我便繼續潛伏在房頂上,等待著魏子賢的再一次歸來。

    三天之后的一個晚上,機會終于來了,魏子賢在幾個人的簇擁下,醉醺醺地走了回來。一回到家,就對家里的護衛又打又罵,自從我埋伏在魏家房頂上后,攏共見過魏子賢也就兩三次,但他每次都是這么暴躁,一點貴公子的氣質都沒,就好像別人欠了他多少錢似的。

    我估摸著,他從東洋回來以后,魏老應該沒少責備他吧,堂堂第一公子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氣了,但又不敢忤逆魏老,才拿院子里的護衛出氣。

    就憑這點,這人就成不了什么大出息,甚至還不如寧公子吶,還是家里的人太慣他了。

    魏子賢一回來,我就做好準備要抓他了,我對魏家了如指掌,熟悉得像自己的后花園,完全可以繞開任何護衛綁架了他。

    然而,就在我準備下手的時候,突然察覺到魏家的院子里憑空多出不少的人,這是之前從來沒有過的!

    我很吃驚,仔細觀察了一陣子后,發現這些人都是魏子賢的貼身保鏢。之前我沒動過綁架魏子賢的心思,所以也不知道這個情況,現在才知道他身邊有這么多人,實在讓我驚得不輕。

    但是想想也能理解,那可是魏子賢啊,身邊怎么可能沒人?

    只是這樣一來,我就不好再抓他了,這可怎么辦呢?

    我繼續潛伏在房頂上,憂心忡忡地看著下面。魏子賢打罵過護衛后,一屁股坐在了院子中央,這天寒地凍的,他也不嫌冷得慌。

    幾個下人上來,勸他回屋子里休息,但是全被他趕走了。

    “滾!滾!”

    下人漸漸離去,院子里只剩魏子賢一個,但藏在暗處的那些保鏢還在。

    魏子賢喝得是真不少,坐在地上身子還搖搖晃晃,就見他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很快,電話撥通,魏子賢叫道:“小月,睡了沒有?”

    原來是給陳冰月打的電話!

    也不知道陳冰月說了什么,魏子賢竟然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了起來:“小月啊,你可別掛電話!你不知道我這一個多月以來過得有多難,自從我回來以后,爺爺就天天罵我,說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這也就算了,他還禁我的足,不讓我出二環,說我要是踏出二環一步,就打斷我的兩條腿!還不讓我沾花惹草,說我要是招惹其他姑娘,就打斷我第三條腿!爺爺說了,什么時候你原諒我,這事才能算完……小月,你到底什么時候原諒我啊,我都好久沒有見過你了,特別想你……”

    在我和魏子賢去東洋前,魏子賢曾經暴打陳冰月,被魏老知道了,狠狠抽了魏子賢一頓。

    現在看來,這事還沒過去,魏老給了陳冰月足夠多的主動權,陳冰月把魏子賢拿捏得死死的啊,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三十年河東……哦不,應該是三十天河東、三十天河西,兩個人的地位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只是,無論魏子賢怎么哭、怎么求,陳冰月似乎都無動于衷,最后還冷酷地掛了電話。

    魏子賢拿著手機,嘆著氣說:“小月啊小月,雖然我以前打你、罵你,可我還是愛你的啊,怎么你就不明白呢……”

    聽著這樣的話,我簡直要吐了,我從來沒見過世上哪一種愛是需要又打又罵的,魏子賢確實是個變態。

    不過,看著魏子賢悵然若失、唉聲嘆氣的模樣,我倒是想出了一個主意!

    我立刻爬了起來,朝著陳家的方向奔去。

    以前我做魏子賢的時候,其實也沒少去陳冰月家,經常帶她一起去參加個活動之類,后來察覺到她越來越依賴我,也擔心會出什么事,才漸漸地疏遠她了。

    不過,我對陳家還是挺熟悉的。

    所以,我很輕松地翻過陳家的圍墻,繞過許多個護衛以后,終于來到陳冰月的門前。陳冰月這么大的姑娘了,又是陳家現任的家主,當然是自己一個人睡的,我清楚地看到燈還沒關,便悄無聲息地潛了過去。

    我也不敢敲門,怕驚動到其他人,便直接推開一點門縫,打算神不知鬼不覺地潛進去。

    “吱呀”一聲輕響,門開了,透過門縫,我看到陳冰月正坐在梳妝臺前。除她之外,房間里沒其他人了,絕對是個非常好的機會。

    我把門推開了,不動聲色地走進去,又把門合上了。

    接著,又一步步朝陳冰月走去。

    在這過程中,陳冰月并未察覺到我,好歹也是天階上品的高手了,想要做到這點并不算特別的難。等我走近了,才發現陳冰月的肩膀聳動,還有輕微的啜泣聲傳來,我還以為是魏子賢剛才的那個電話,結果往前一靠,發現梳妝臺上放著一張我的照片,陳冰月正撫摸著我的照片,一邊摸一邊哭。

    關鍵是那張照片,還是我的通緝照——我以前不是A級通緝犯嗎,沒少出現在各大城市的電線桿上。

    照片上的我兇神惡煞,一看就是個恐怖的大惡人,有關部門也真是用心良苦啊。

    就這么難看的一張照片,陳冰月竟然還如獲至寶,撫摸了一會兒之后,又拿起來抱在懷里,流著淚說:“張龍,你現在怎么樣了,你還好嗎……”

    之前我做魏子賢的時候,就察覺到陳冰月越來越依賴我,弄得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請示過魏老之后,對她坦誠了我的身份,說我其實是龍虎商會的張龍,希望咱們兩個以后能保持距離。

    結果陳冰月說不在乎,反而變本加厲地糾纏我,這可給我嚇得不輕,她是魏子賢的未婚妻,簡直是想我死!

    后來,因為我刻意的疏遠,我們兩個總算漸漸沒了聯系,最后一次見面是在某個私人機場,我和魏子賢準備一起到東洋去,結果魏子賢把她叫過來,當著我面就欺負她,那我哪忍得了,就救了她……

    陳冰月之前說喜歡我,我還沒什么太大的感覺,總是提醒她不要過界,既然是魏子賢的未婚妻,就和魏子賢好好過日子吧。

    現在看到她抱著我的照片哭泣,一個端莊高貴的大美人,愣是哭得眼睛紅腫、淚流滿面,說實話我還挺觸動的。

    站在陳冰月的身后,我輕輕道:“我就在這,我很好……”

    身后突然響起聲音,可想而知陳冰月有多么驚悚,陳冰月猛地回過頭來,接著嘴巴張成“O”字型,眼看就要叫出聲了,我趕緊捂住她的嘴巴,沖她說著:“噓!噓!”

    陳冰月瞪著一雙大眼,緩了好半天才“嗚嗚嗚”地叫了起來。

    我放開手,陳冰月迅速往旁邊竄去,“噔噔噔”地退后了十幾步,才滿臉吃驚地說:“張……張龍?!”

    “是我!”

    “你……是人是鬼!”

    “當然是人!”

    “怎么證明你是人?”陳冰月渾身發抖,像是篩糠一樣。

    我又好氣又好笑地說:“剛還抱著我的照片說想我,現在我真人出現在你面前了,你又嚇成這個樣子,你這是現代版的‘葉公好龍’啊!”

    陳冰月看了我半天,眼淚再次流了出來。

    “張龍,真的是你!”

    陳冰月哭著向我奔來,猛地撲在了我懷里,有那么一瞬間,我是想阻止她的,但考慮到還有事求她,就猶豫了。這一猶豫,就給了陳冰月機會,她雙臂緊緊抱著我的脊背,整個頭也靠在我肩膀上,失聲痛哭地說:“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是我。”我說:“好久不見!”

    陳冰月顫抖地說:“你怎么會回來的,你不是在東洋嗎,我以為你永遠都回不來了!”

    我按住她的肩膀,將她從我身上推開,面色嚴肅地說:“你也知道我被禁止入境的事?”

    陳冰月點點頭說:“知道!”

    想想也是,陳冰月可是陳家的家主,五大家族之一的代表人啊,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又問她:“那你知道為什么嗎?”

    “我不知道。”陳冰月說:“魏老只說你是A級通緝犯,還說你在東洋當大官了,不讓你再回來了。至于南王、程依依他們,也被魏老抓起來了。張龍,你是怎么回來的?”

    我的腦子嗡嗡直響,又問:“我想救我爸和依依他們,有辦法么?”

    陳冰月搖搖頭:“那是魏老親自辦的案子,我們誰都沒有資格插手,甚至沒有資格過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