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鄉間輕曲 > 第7章 意外之喜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mynkv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邊瑞這邊正滿腦子胡思亂想跑火車呢,突然間院子門口傳來了一個聲音。

    “誰在里面?”

    邊瑞一聽立刻從屋里出來,向門口走過去,剛走了幾步,見一老者的身影轉過了影壁。

    “四伯!是我”

    “大瑞回來啦!我還以為誰在里面呢。通常這里也沒什么人來,我見門開著,就順道過來看看”四伯說道。

    四伯歲數不小,今年六十出頭了,但是聲如洪鐘,步似流星,一點也看不出來是六十多的人,滿頭的頭發都還是黑的多,白的少呢。

    邊瑞看了一下四伯身后背著竹簍子,便知道四伯這是上山采東西去了,于是張口問道:“這是上山采菇去了?”

    四伯笑著應聲道:“嗯,今天早上的收成不錯,采了兩斤羊翻菇,鎮上的飯店一斤三十塊收,還有一些草菇,不是太貴但是勝在量多,還有挖了一些春筍,也是好成色……”。

    聽到邊瑞這么問,四伯開心的夸耀著自己今早的收獲。

    挖菇這活兒聽著簡單,真實是個辛苦活,天不亮就要進山,等著七八點鐘就得下來,把新鮮的收獲買到鎮上去,收獲多的多是一些老人,因為老人跑山的時間久,差不多哪里會有菇心中有數,年青人雖然體力足,但是經驗少反而沒有老人家收獲多。

    說完之后,四伯這邊拿下了后簍,從簍子里拿出了一株東西,向邊瑞顯擺了起來:“大瑞,看四伯今天挖到了什么?”

    四伯的手中是一株像小胡蘿卜一樣的玩意兒,細長的莖上頂著幾片葉子,腦袋上頂著一些紅色的果子。

    “潭參?”

    邊瑞脫口而出。

    “對嘍,潭參!這玩意兒現在可不好找了,今天也算是我的運氣,這一株雖然小了一點,但是拿到鎮上怎么說也得兩百來塊!”

    邊瑞老家群山之中也產參,不過沒有長白山啊那些地方有名,參效也沒有東北野參好,而且一般長在潭澗邊上十來米之內,一般來說鄉親們挖到都是拿來燉雞的,什么料都不用放,只用這樣的一株參,連株帶葉的放進瓦罐里,加上些許鹽和水,用來燉一只四年以上的跑地老母雞,慢火十個小時煨好,那味道吃過難忘。

    看到參,邊瑞想起來一件事情,準備回明珠的時候請鄰居老兩口吃一頓飯,感激人家對自己鋪子的照應,現在山伯這邊正好有參,至少一個菜有了。

    “四伯,要不你把這參賣我?”

    “賣你做什么,你要你拿走”四伯說著便來到邊瑞的面前,一把把參塞到了邊瑞的懷里。

    邊瑞立刻說道:“四伯,我也不是自己吃,而是拿去賣錢,如果要是自己吃您要錢我也不一定給,小時候我偷您家里的桃還少啦?反正賬多了不愁。但是現在賺錢,您不拿錢不合適,而且咱們還不是一次兩次,以后周五的時候,我還指望著您給我進山淘點好東西來呢……”。

    邊瑞開的鋪子主打就是山里的食材,當然了,現在有空間了,邊瑞自己也可以種,但是為了迷惑大家,東西還是要買的,不能自己什么事不干,每周五晚上拖一堆山貨去明珠,這太扎眼了。

    “下次再說下次的話,四伯我還送不起一株破參么!”

    老頭子也是犟,說完拎上了簍子轉身便向門口走。

    邊瑞在后喊了兩聲,四伯連個頭也不回。

    邊瑞只得說道:“四伯,那明天您要是進山,給我帶點東西,山菇、春筍什么的我都包了,后天我在明珠接了個宴”。

    “行,明天的東西給你小子留著”四伯說完人已經轉邊了影壁。

    拿著參回到了屋里,邊瑞進了空間,先摘下了參籽,學著老祖前日教的模樣,把參埋入了乾位,然后取了井水澆在參籽上。

    水一澆下去就像是魔術一般,幾顆參苗瞬間從地上鉆了出來,很快抽出了五六片葉子,腦袋頂上結出了殷紅色如同寶石一般的參籽,空間里種出的參明顯要比剛才拿進來的參要好上幾個品級,

    邊瑞這邊出空間找了一個根木棍,削成扁平狀開始挖參。

    邊瑞的耐心不錯,連著挖了幾顆都是完完整整的,挖到了最后一顆的時候,邊瑞剛挑出了一點土,頓時覺得有點不對了。

    正常參的顏色都是黃色,有深有淺,不過逃不出黃色系去,但是這株參是深紅色,紅的像是血一樣。

    “壽無雙!”邊瑞驚道。

    潭參這玩意兒有個特性,它非常排外,也就是說一株參長起來了,那么附近半里之內不會有第二株參。就算是有第二株長出來,不出半月,另外一株必死。

    但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兩株參會長在一起,誰也奈何不了誰的時候就長在一起形成雙參。在老家的傳說中,雙參剛長出來是通體血紅,百年后為金色,千年為烏金色,傳說吃了可以羽化登仙。

    當然了這是傳說,邊瑞聽老祖說,這玩意兒的確能吊命,只要人有口氣含上壽無雙,每天換一片能保持幾個月不死。差不多和現在的植物人差不多。

    邊瑞從來沒見過這東西,別說邊瑞了,老祖也曾說他自己也只見過一次。

    邊瑞可沒有想到自己這邊隨便這么一灑種子,便種出了這么個玩意兒。似乎是覺得這玩意兒挺好種的,于是邊瑞眉開眼笑的繼續種起參來,當然了這一株壽無雙是不能挖的,邊瑞要放著它,讓它長。

    喜氣洋洋開始種,種出了半簍子參,邊瑞最后終于放棄了,這下明白了就算是有空間,種出壽無雙也得看臉,走了一次狗屎運的邊瑞似乎把自己種參的運氣給用完了。

    也很簡單,要是這么容易種,老祖也不會就只看過一次了。

    再看一下壽無雙的時候,邊瑞發現參根已經微變了顏色,成了深黃的那種,有點兒像是一根胡蘿卜。

    拿了一株參出去,把剩下的參直接扔在空間里。不潭參啊一兩株是寶貝,一筐就不招人稀罕了。

    出了空間,拿了一角宣紙沾上了一點水把水參連根帶葉給裹住,準備明天下午回明珠的候帶上,至于老母雞,邊瑞家中母親就喂,到時候雞舍逮就行了。

    這邊參剛裹好,門口傳來了母親的聲音。

    “大瑞,吃飯啦!”

    “媽,我知道了,我這就來”說著邊瑞拿著參走向了門口。

    門口的邊瑞母親一看兒了手里拿個東西,于是張口問道:“裹的是啥?”

    “四伯從山里采了一株參,我準備后天到明珠請人吃飯用……”邊瑞說道。

    邊瑞的母親聽了,皺了一下眉:“怎么隨便問你四伯要東西,你四伯的東西是要拿去賣錢的”。

    “我想給錢來著,四伯哪里肯要?……”邊瑞也很無奈的解釋說道。

    邊瑞的母親想了一下說道:“那等會我讓丫頭把家里的酒給你四伯送兩瓶,你要這東西讓你爺進山放羊的時候給這留心就成了,別問你伯伯們要,人都拿去換錢的,誰好意思問你一個晚輩收錢……”。

    “我知道了,這不是趕巧了么”邊瑞說道。

    邊瑞的母親又說道:“回去吃飯吧,都等著你呢”。

    邊瑞應了一聲,轉身鎖上了門,跟著母親一起往家里走。一直趴在門口一大黃這下到是跑的快,趕在母子倆的前后回到了家。

    這時候是正兒八經的早飯時間,村里到處是炊煙裊裊,時不時能聽到大人喊孩子回家吃飯的聲音。

    邊家村現在的人口以中老年人為主,剩下的一大半是十來歲下的小娃娃,還有一些在鎮上或者縣城謀生的少數年青人。

    主力年青人現在都在外地工作,像以前邊瑞這樣在外地上班的占多數,大多數都是因為大學畢業留在了外地發展,現在邊家村在外的人真賣力氣的很少。

    很多人雖然在外地工作,把小家也安在了外地,但是這些年越來越多的人選擇把孩子送回來接受啟蒙和小學教育,而不是留在當地上學,一般都是等著初中再接回去。就是因為喜歡邊家村小學的教育。

    邊瑞原來也是想安排閨女到老家來上學,到初中再回明珠去,但是因為離婚這事兒,把整個計劃全打亂了,就算是邊瑞想,那汪捷也不會同意,因為孩子畢竟判給了她。

    到了家,兩個孩子正和太奶奶玩呢,邊瑞的父親則是在屋檐下面一邊抽煙一邊編東西。邊瑞看了一眼便知道父親編的是蟲籠子,不用問這是給孫女和外孫編的。

    “洗手吃飯,吃完飯再編”邊瑞的母親沖著丈夫來了一句。

    邊瑞的父親一聽說道:“還有會就好了!”

    “還有會也放下來,吃完早飯再做”。

    聽了這話,邊瑞的父親這才放下了手中的籠子,站起來到了院子旁邊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準備洗手。

    邊瑞見了立刻上前,拿起了缸中的水瓢,舀了水澆到了父親的手上。

    “房子想怎么歸整?”邊瑞的父親一邊洗手一邊問道。

    邊瑞說道:“看樣子得大動,我這邊先準備一下,反正有的是時間,慢慢來唄”。

    “嗯,咱們爺倆到時候一起干”邊瑞的父親說道。

    邊瑞嗯了一聲。

    邊瑞的父親洗好了手,從兒子手中接過了瓢,舀了一下水準備給邊瑞洗手。邊瑞一看立刻躬下了腰,快速的把手洗了洗。

    爺倆洗好了手,邊瑞的母親和姐姐已經把飯和小菜都布上了桌,邊瑞的奶奶先入了坐,然后是邊瑞的父母,剩下的邊瑞和姐姐姐夫這才拉著孩子坐到了桌子旁邊。

    早餐很簡單,昨晚剩下的一些菜熱了一下,煮了一鍋大白米粥,配上一些咸菜。除了這些還有每人一張雞蛋餅子。

    雖然簡單,但是邊瑞吃的津津有味,覺得這一桌子飯比山珍海味還要對胃口,滿滿家的味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规则